大前端

前端学习之家-大前端

诚之和:裁员、关店,贝壳内部正在发生一场博弈?

 今年以来,贝壳找房(NYSE:BEKE,以下简称“贝壳”)股价跌幅达66.2%,下行趋势明显,10月27日收盘报20.36美元,约242亿美元的市值,较上市当日缩水逾40%。

  据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此前分析,政策监管、垄断质疑等因素之外,贝壳股价的跌势,还在于“精神领袖、最高决策人左晖先生的去世,将使贝壳公司内部在利益分配、资源分配、投票权、战略方向抉择等方面都会承受巨大波动”。

  “灵魂舵手”左晖的离去,让贝壳管理层一下子被置于放大镜前,一举一动饱受关注。而与贝壳深度绑定、助力其极速狂奔的投资方也不容忽视的,包括腾讯、软银、高领、红杉、黑石等,它们也不仅是财务投资那么简单,比如腾讯的微信流量入口“九宫格”,至今仍有贝壳找房。

  即使市值相比最高点已蒸发近4000亿,但一家仍有1600亿市值的企业,持续散发着权力诱惑。贝壳内部,一些或明或暗的拉扯和博弈,似乎已在发生。

  高层博弈?

  目前来看,彭永东接班后,贝壳管理层尚处稳定状态。不过,从其股权、投票权的处置情况上,或可窥见其管理层内部博弈的一角。

  目前,贝壳的董事会共有8人,内部核心管理层有4位,分别为董事长、CEO兼执行董事彭永东,以及首席运营官兼执行董事徐万刚、执行董事单一刚、首席财务官徐涛,另有董事李朝辉(腾讯派驻)以及3位独立董事。

  从股权结构上看,贝壳的股权相对分散,但此前投票权一直集中在左晖手中。

  据贝壳向美国SEC提交的FORM 20-F文件,截至今年2月28日,左晖、彭永东、徐万刚、单一刚分别持有38.8%、3.1%、1.5%、1.3%的股权,合计持股44.7%;投票权分别为81.1%、1.0%、0.5%、0.4%。

  这其中,左晖持有的38.8%股权中,13.9%为A类普通股,投票权4.3%;24.9%为B类普通股,由左晖通过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(下称“Propitious”)持有,投票权为76.8%。(注:每股 A 类普通股享有一票投票权,每股 B 类普通股享有十票投票权)

  外部投资者则合计持股55.3%,投票权17%。这当中,腾讯是贝壳的第二大股东,持股11.6%,有3.6%的投票权,软银旗下的SVF II Holdings Subco (DE) LLC.持股7.1%,有2.2%的投票权;高瓴资本持股5%,有1.5%的投票权。

  左晖去世后,今年7月29日,Propitious将持有的B类普通股所代表的投票权不可撤销地授予Baihui Partners L.P.(“百汇合伙企业”),后者由彭永东和单一刚两位合伙人组成。

  此番投票权的交接,被视为以彭永东、单一刚为代表的管理层完成对贝壳管理权的掌控。

▲贝壳找房股权结构。

▲贝壳找房股权结构。

  此后,贝壳管理层又拟进行股权再分配,变更投票权。9月29日,贝壳公告称将于11月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意在考虑批准公司提议的股权再分配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公告提及的股权转化后,贝壳核心高管彭永东、单一刚的投票权将超过以腾讯为主的机构投资者。

  根据公告,一则,彭永东实益拥有的Ever Ori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持有的约1.1亿股A类普通股,以及单一刚实益拥有的Clover Rich Limited持有的约4777万股A类普通股,将以1:1的比例置换为B类普通股。

  二则,公司主要股东Propitious Global Holdings Limited(下称“Propitious”)拟将其所持有的约1.58亿股B类普通股以1:1的比例转换为A类普通股。Propitious由Z&Z Trust(Z&Z信托)最终控制,受益人是左晖的直系亲属。

  上述两则变更完成后,贝壳已发行及流通在外的B类普通股总数将维持不变,涉及的3个持股方持股比例亦没有变化,变化的是投票权。

  彭永东的投票权,由1%增至9.5%;单一刚的投票权,由0.4%增至4.1%;左晖直系亲属的投票权则降至64.4%。除此以外,其他股东的投票权不受影响。

  也即,此番变更后,贝壳管理层仍牢握对公司的掌控权,整体投票权仍高达78.5%。不同的是,彭永东、单一刚两人的投票权,都将超过腾讯(3.6%)、软银(2.2%)、高瓴(1.5%)任一资本方的投票权。

  “这可能是贝壳内部的高层博弈,毕竟千亿企业控制权还是比较有诱惑的,房地产行业之前也遇到过门口野蛮人的情况,企业高管把控企业领导权才是企业稳健发展的基础。” 一位业内人士对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研究员表示。

  他进一步指出,贝壳的股东阵容十分豪华,包括腾讯、软银、高瓴、红杉、J.P.Morgan、ARK、黑石、UBS等,“本质上,贝壳就是靠资本烧钱支撑起来的,通过垫佣抢占市场,没有资本烧钱根本无法完成,因此,是资本成就了贝壳。”

  这样的“绑定”关系,在一些投资人身上已有体现,比如,贝壳找房入驻了腾讯的微信流量入口“九宫格”,深度探索居住服务业务的合作空间。

  此外,融创、万科、碧桂园等房企巨头,也是贝壳的股东。虽贝壳未在财报中披露过客户的具体名称,但近年来贝壳新房GTV的增长,或与他们的支持密切相关。

  单从股价上看,贝壳已离高光时刻相距甚远,20.36美元的收盘价,相比最高点79.4美元,缩水约7成。

  后左晖时代,以彭永东为代表的管理层,是否会面临投资方施加的压力和影响、如何平衡与资方的关系等,都将是贝壳这个庞然大物稳定前行路上的大变数之一。

  裁员背后,遭遇双重冲击

  具体到业务层面,贝壳近期亦因裁员风波陷入舆论漩涡。

  “从8月中旬便有裁员的苗头,本以为新居住服务中心不会在列,直至9月中旬,公司领导约了很多人去谈话,大致内容是‘在公司表现差、不积极,如果对工作没兴趣建议选择另谋高就’,事后没几天,每个人都被谈话,内容多是‘公司处于亏损期,并在市场行情下滑时,此工作不利于成长,建议转岗’。”贝壳某区域公司新居住服务中心离职员工小星对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研究员表示,包括行政、招聘、财务等部门都在裁员。

 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,贝壳裁员现象在上海、深圳、杭州等地均有发生,涉及多个后台职能线。

  另据“红星资本局”消息,贝壳在部分城市开始大量关闭门店,比如一位链家门店店长透露,其所在城市的近2000家链接门店中,仅在此前一个月便关闭了近40家。

  贝壳此番人员、门店规模收缩的直接原因,是楼市的持续降温。

  “近半年来,我所在区域房地产政策调控不断升级,包括贷款利率上行、银行放款时长翻倍、限购政策升级等等,房产交易特别是二手房市场下滑明显。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,我们的工作量不断下滑,公司也处于亏损状态。”小星对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研究员表示。

  整体上看,今年5月以来,多数热点城市收紧调控政策,市场下行压力加剧。克而瑞数据显示,9月,28个重点监测城市住宅成交面积环比下降7%,同比跌幅扩大至25%;一线城市成交全线回落,二三线城市成交持续走低,近八成二三线城市成交同比转降。

  而贝壳的收入主要来自房屋交易佣金,市场转凉,其自身也预判了寒意,预计第三季度营收在145亿元至155亿元之间,同比下滑约24.6%-29.4%。

▲贝壳找房营收及其构成。

▲贝壳找房营收及其构成。

  开源难的情况下,过往贝壳快速的平台化扩张模式却沉淀了大量成本,人员裁减、门店关停这样的节流措施也随之而来。

  财报显示,今年二季度,贝壳的成本188.40亿元,同比38.6%,增速几近同期营收增速的一半;上半年总成本347.21亿元,同比大增85.16%。

  贝壳在财报中解释,成本的增加主要因“链家品牌门店数量的增加,以及2021年新开设签约服务中心,导致租赁费上涨”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贝壳的经纪人、门店同比增速分别达20.3%、25.1%。

  “之前扩张有多猛,现在裁员就有多剧烈。目前贝壳不仅面临着成本的增加,还面临部分应收账款回收的影响,属于双重冲击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对无冕财经(ID:wumiancaijing)研究员表示。

  贝壳的应收账款主要为房企的新房销售佣金,今年上半年,贝壳的应收账款达138.32亿元,而过去三年,这一数字为34亿元、81亿元、131.84亿元。

  同时,该业内人士指出:“像贝壳做的新兴业务,如金融、家装,都是房地产产业链上的业务,这意味着其想要通吃产业链上的所有业务,业务的扩大也有利于其在资本市场融资。但一旦房地产业务出现问题,也意味着产业链的成本要全部承担,必然裁员,有些业务还会关停。”

  目前,贝壳的新业务未有太大体量。今年二季度,包括家装、金融在内的新兴服务和其他服务营收入为6.6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重不足3%,无法有效平滑交易量下降的影响。

  从实际情况上看,贝壳的金融业务正在缩减。

  此前的10月11日,贝壳被爆“上海研发团队全员被优化,裁员补偿为‘n+3’”,随后贝壳回应称,今年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,公司据此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。

  快速成长的贝壳,即便已盘踞在万亿房产江湖顶端,亦不能高枕无忧。在调控的新常态下,如何管理风险、平稳过渡,是贝壳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发表评论: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